线下工作线上做 云复工了 你的绩效奖金还好吗?

疫情防控进行时,许多过往从事线下工作的劳动者,开启了“云复工”模式:房地产销售王奇和同事摸索起了“直播卖房”,培训教师李慧开始了“屏对屏”上课……受疫情影响,他们的业绩有所下滑,占工资构成较大比例的绩效奖金也因此有所减少。不过,他们在积极自救,努力将损失降到最低。

“在户型和面积这两个选项中,如何搭配出最优选择?今天的直播,我就给各位讲讲这一问题。”做了5年多的房地产销售,王奇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要面对镜头“直播卖房”。

当前,疫情防控依然是重中之重,绝大多数人继续过着少出门、尽可能不去人员密集处的生活。随着各行各业陆续复工复产,房地产销售、汽车销售、教育培训等许多以往以线下形式进行的工作纷纷搬到了线上,相关从业人员也由此开始了“云复工”。

不过,复工并不意味着恢复了正常收入。包括王奇在内的许多“云复工”人员的收入构成是基本工资加绩效奖金,其中绩效奖金占较大比例。受疫情影响,部分劳动者的业绩受到了冲击,收入也因此有所下滑,但他们积极自救、多渠道拓展业务,努力将损失降到最低。

“云复工”的N种姿势

在空荡荡的售楼大厅里,王奇手持自拍杆,穿梭在好几个样板间进行直播。他还不算熟练,手机镜头有时晃得太快,有时又没对准想要展示的物品。

不过王奇觉得自己已经进步了不少。第一次直播前,他准备了两天,结果因为过于紧张语速太快,只播了半小时就匆匆结束。

疫情暴发后,何时复工、如何复工成了王奇和同事特别关心的事情。假期结束后,王奇如期返回广州。但按公司安排,疫情结束前各售楼中心暂不营业,每天只安排一两名工作人员值班。

“云复工”成了唯一可行的选择,“不到3000元的基本工资,怎么撑得住?”虽然此前常在电商平台看主播卖东西,但轮到自己时,王奇和同事还是好一阵折腾。讲稿、道具、场景布置、走位……都需要他们一一摸索。

和王奇一样,成都一所公立小学的语文老师龙馨丹从2月初就为新学期忙碌了起来。按照“停课不停学”要求,她所在的学校先后制定了几种网课模式,%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