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车冲刺IPO:李想身不由己 难解近忧远虑

这是一个绝处逢生创造奇迹的故事。理想汽车从三名开外艰难爬坡逆袭,正冲刺造车新势力第二股。

7月10日,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募集1亿美元。与“新势力造车”第一股蔚来的剧本如法炮制,理想汽车邀请了商业大佬高调站台背书。

理想汽车冲刺IPO:李想身不由己 难解近忧远虑

01 理想不得已

理想汽车创立于2015年7月,自2019年12月开始交付售价32.8万元的理想ONE,截至2020年6月累计交付1.05万辆。招股书显示,理想汽车2018年、2019年、2020年Q1总收入分别为0、2.84亿元、8.5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元、24.38亿元、7700万元,累计亏损近40亿元。

2018年是理想汽车的分水岭。已经超过三周岁的理想汽车本应等到摘取果实的时候,营收却为0。这源于其战略失误,前两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顶着“造车新势力”的光环,理想汽车在2017年以前拿到超过14亿元融资。利用外部资金制造了一款家用SEV(Smart Electric Vehicle)——微型电动小车,有人称之为极简版的“老年人代步车”,终端售价不到4万元。由于SEV没有合法的牌照支持和路权,理想转而投入生产SUV。

虽然第一个项目失败了,但是理想生在造车新势力的黄金时代。彼时造车新势力领域弥漫着狂躁的氛围,热钱疯狂追捧。据《华尔街日报》2018年报道,中国注册在案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多达487家。截至2018年底,造车新势力的总体融资规模已经超过了1000亿元。即使没有任何成果和技术,理想汽车还是在2018年3月拉到一笔30亿元的融资。

理想汽车冲刺IPO:李想身不由己 难解近忧远虑

粮草备齐,理想进入第二阶段赛程。与头部公司特斯拉、蔚来等采用纯电模式不同的是,理想选择了增程式技术。这其实是不得已的选择。

同期竞品早已在全国排兵布阵,首款车上市销售,行业翘楚特斯拉兵临城下,理想已经输在起跑线上。增程式技术成本低,还能进行“差异化竞争”,可谓是理想汽车的“捷径”。增程式电动车特殊之处在于安装了里程扩展系统,包括电动机和燃油发动机。在电池电量耗尽时,增程式电动车可以通过燃油发电,驱动汽车运转,弥补纯电动汽车里程焦虑短板。在充电不便时,加油亦可驱动电机继续上路。

但早有先行者踩过雷。从2011年开始,雪佛兰Volt、宝马i3和别克Velite等增程式电动车陆续上市,均以销量惨淡告终。宝马试水了i3和i8两款车型,便宣布放弃。特斯拉也曾考虑过增程式电动车,经过评估权衡后认为成本太高而且性能达不到纯电动汽车的水平,遂放弃。

而在资本裹挟和新势力造车时间窗口逐渐关闭之际,到了决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退后一步或者停滞不前都将面临被淘汰的厄运。理想汽车别无他选,只能继续往前。2018年12月,理想收购了力帆汽车,拿下乘用车生产资质,开始自建生产首款车型理想ONE。撒钱和技术的妥协换来了生存空间。理想汽车迎来短暂的荣光,在造车新势力一片哀鸿中突围,顺利融资,并即将赴美上市。

02 近忧远虑

但隐患已经埋下。理想车主可以直接感知到的是被排除在新能源汽车优待政策之外。北京政府补贴政策将增程式技术归入插混类型,理想车主无法享受北京政府为鼓励新能源车发展提供的优惠政策,与燃油车一样限行。不过全国各地区规定不一。动力不如燃油车强劲,补贴力度不如新能源汽车而且还限行,这必然抑制部分消费需求。

即便是不介意以上限制因素,理想ONE给车主还是带来了不大理想的体验。在交付的万辆车中已连续被曝出自燃、刹车失灵、电池故障、车顶漏水、断轴等8起事故,理想在生产管控环节薄弱的问题逐渐暴露。

对毫无技术根基的智能电动汽车而言,安全把控是软肋,特斯拉、蔚来等概莫能外。汽车关乎人身安全,本该对质量和安全严苛要求,上万个零部件需要严谨审慎的验证磨合,传统车企从立项到量产周期长达4-5年。反观理想,2018年初确定生产SUV,2018年10月发布理想ONE,2019年8-9月排产,同年12月交付,更像是匆匆赶工的产物,安全性和稳定性存疑。

从产品结构上看,理想汽车配有油、电两套动力系统,整车结构更加复杂,影响整车性能、散热系统、电控效率,增加了风险。如果车辆存在明显的安全隐患,消费者自然望而却步,对品牌形象和声誉可能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

自动驾驶级别方面,理想ONE还停留在L2等级的辅助驾驶,而特斯拉已接近L5 完全自动驾驶系统开发,计划在2020 年内应用。对标BBA的理想ONE统一售价32.8万元,性价比高不高自己细品。

如果说上述问题是近忧,那么更为致命的是远虑。理想增程式电动车的主要价值在于解决里程焦虑,但随着电池电量的能量密度大幅提高,电动车技术研发突飞猛进,充电桩加速布局,续航里程短板逐渐补齐,十年前提出的增程式技术将成为昨日黄花。当一个行业面临全新的发展赛道,沿着相悖的方向,即使是一艘奋力前行的巨轮也会被时代淘汰。

自成立以来,理想汽车持续靠资本输血,已累计完成9轮融资,融资超过120亿元。根据常州产权交易所的公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理想汽车净亏损6.2亿元,拥有资产58亿元,负债9.3亿元。

理想汽车冲刺IPO:李想身不由己 难解近忧远虑

截至2020年3月,理想拥有现金及短期投资4.8亿美元。汽车生产是资金和技术密集型的重资产行业,新车的研发和生产都需巨资,还要开设60家零售店、配送、服务中心等,理想的资金压力可见一斑。百亿级的缺口不是减少几个VP、员工出差选经济舱住经济型酒店就可以填补的,即使所有人勒紧裤腰带管控成本,也无法构筑一家车企公司的竞争壁垒。

李想表示,未来三年内,理想都不会推出新车,现阶段将主要围绕理想ONE做升级。对于新生品牌,在生产、研发、测试、交付和维修等经验不足,仔细打磨无可厚非。这也吻合招股书的时间表,理想计划在2022年推出一款高端SUV。

但兵贵神速。中金公司称,传统汽车内燃机和变速箱3-5年才会换代一次,即一代产品优势可以持续数年,而电动车核心部件电池的技术进步更快,可能半年之后就会有明显变化。研发滞后,车型单一,理想或将再次贻误战机。

理想汽车冲刺IPO:李想身不由己 难解近忧远虑

站在百年汽车产业变革的路口,转型电动化成为行业共识。除了特斯拉和国内头部造车新势力企业,精兵强将已在加紧围追堵截。奔驰和宝马正全面推进全系车型的电动化,二者计划在今年年底前推出5-6款新能源汽车。

原本是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之外的理想从九死一生的白刃战中艰难突围,即将成为中国第二家美股上市的新势力车企。

理想比众多出局的造车新势力幸运,但这不是一劳永逸的上岸,而只是下一场炼狱的入场券。在接下来的晋级赛中将迎来手握经验、资金和资源的沙场老兵正面硬刚,等待理想的依然是重重挑战。

来源:中关村网事(ID:bjdzgc) 作者:雪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