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云计算、云经济,下一个时代的“铁三角”关系

是的,云经济火了。

疫情突如其来,好在有云经济。云教育,云办公,云医疗,云游戏甚至还有云蹦迪轮流上阵,云经济将疫情带来的不便最小化。

最近的一次公共卫生黑天鹅事件要追溯到2003年的SARS,与之相比,2020年代大批熟练使用数字化工具的新一代互联网原住民,把生活与工作无缝迁移到云端,云经济一炮而红。

云经济何时而起,大概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云时代之所以没有被命名为一个有标志意义的分割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涉及到云的商业和技术一直处于动态进化进程,难以精准界定。乔韦曼在《云经济学——企业云计算战略与布局》一书中提出——“灵活的云计算能够有效提升企业的商业价值”,目前看来云经济的含义已经大大延展。

疫情之前,云经济声名不显,就像鱼儿游于海中,疫情之后,云经济迎来爆发奇点。

云经济的“临门一脚”

以云计算为主要技术支撑的经济形态,称为云经济(Cloud Economy)。

狭义角度上,云经济是与云技术直接相关的经济总量,如直接运用云技术的私有云、公有云等服务产业。广义角度上,云经济可以理解为以云技术为支撑的社会经济形式,包括社会生活和人们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本文所讨论的更多是后者。

报告显示,2020年一月中国手游规模达47.7亿元,同比增长49.5%,环比增长37.5%。据QuestMobile数据,在线视频行业用户规模较平日上涨17.4%,日人均使用时长超过1.5小时,头部视频平台的日人均使用时长增长最高超过40%,诸多知名平台都出现了流量过载导致应用崩溃问题。

疫情也让在线教育进一步普及,毫无疑问这是在线教育行业的历史流量高峰,连带电脑和平板设备迎来一波小阳春。疫情期间,专业在线教育平台全天上线免费校内同步直播课,教育部也开通国家网络云课堂,实现“停课不停学”。

此外,在家办公模式直接推动办公类应用产品下载量飙升,在苹果App Store排行中,钉钉和腾讯会议下载量分别占据了应用商店免费下载排行榜第一名和第二名。

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难以估量,云经济幸免于难,关键在于其不受地理空间限制的业务模式,实际上随着云计算技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