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游戏障碍”的200天 “网瘾”少年入院之困

面对“游戏障碍”的200天 “网瘾”少年入院之困

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

面对“游戏障碍”的200天 “网瘾”少年入院之困

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治疗室内一台磁场刺激仪。

面对“游戏障碍”的200天 “网瘾”少年入院之困

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的四人间病房。

面对“游戏障碍”的200天 “网瘾”少年入院之困

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心理治疗室。

面对“游戏障碍”的200天 “网瘾”少年入院之困

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内设置的沙盘,沙盘游戏治疗是一种心理治疗方法。

爱玩游戏到底能不能治?今年5月25日,“游戏障碍”被世界卫生组织纳入最新版国际疾病分类,成为“新晋”疾病。截至12月11日正好200天。

不少家长拿着报纸、领着孩子前往医院寻求帮助。半年里,北京安定医院开设了网络成瘾专病门诊,北京回龙观医院的病房收治了十多位游戏障碍相关的患者。

出乎医生意料的是,符合收治标准的患者中成年人占了一半,青少年不是绝对主角。医生发现,游戏障碍的成因比想象中复杂,可能是现实受挫、家庭阴影,还可能是受到其他疾病的困扰。

目前,人们对这一疾病的认识与应对仍需完善。

开诊首日无人确诊

游戏障碍有严格的诊断门槛。

今年5月,我国首个由公立精神卫生医疗机构开设的行为成瘾治疗病房,在北京回龙观医院启用。

邻近医院北门,一栋朴素白色小楼外侧挂着29病区的金属名牌。推门而入,迎接来客的是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小客厅,摆放着沙发、电视、动感单车、书架以及绿色植物。再往里走,KTV唱歌亭、羽毛球、跳绳、沙盘,供患者免费使用。比起普通病房,这里更像精心布置的集体宿舍。

12月2日上午,几位衣着朴素的男青年下楼,熟练地打开电视,在沙发上坐下。一直以来,谈及“游戏障碍”,公众关注的多是青少%b

'); })();